那时花开

发布时间:2014-03-06   文章作者:   浏览次数:139

  晶莹剔透的丁香花,煞是凄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  命中注定,她是我姐,我是她妹。 
  小时候,人家都说我俩像双胞胎。哪里像?她胖胖的,我瘦瘦的;她白白的,我黑黑的;她文静,我调皮。不过个子倒差不多,穿上一样的衣服也就有那么一点相似了。反正我是无所谓啦,说像就像呗,我又不吃亏。她却着了急,端起镜子瞅瞅我再瞅瞅自己,小嘴翘得老高,鼻子一抽一抽的,似乎气极了的的样子:“双胞胎?我和她?妈呀,我有这么丑吗?”呜,我好冤!
  姐妹当然是姐妹了,我们都爱好写作,也许是从小受老爸的影响吧。她文章写的棒,第一次投稿就抱回一“堆”稿费,还一脸谦虚地对我假惺惺的微笑,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虫牙;“小妹呀,等姐姐我攒够了十万块钱,就给你买棒棒糖哦!”呵呵,十万,等我牙齿掉光吧,这坏蛋!我文章也写的不赖呀,谦虚一点来说,我是在她的熏陶下才开始写作的,准确一点来说,我的水平也不会低于她。嘘,小心她听见!
  我们也有心有灵犀的时候。比如我俩的袜子,总是我左脚穿出一个洞,她右脚穿出一个洞。要么我右脚一个洞,她左脚一个洞,妈说这叫“坏事成双”,我们便笑着滚在一起。
  她很勤快,洗衣、做饭样样通,我是统统都不干,她总是指着满屋狼藉对我大骂:“混蛋,好吃懒做又不讲卫生,你是猪八戒投胎啊……”当她骂到一定的程度并逐渐进入某种状态时,我便开始塞上耳机。慢慢的,她骂累了就开始干活,我便开始滔滔不绝:“可怜的人啊,干嘛不省省力气好好干活,还非要弄得身体、心里双重受迫才罢休,我可怜的小女人啊……”“啪”一个枕头铺面而来,前翻滚,后起身,好险!我抱头就逃:“天,妈呀,快救救你可怜的小宝贝吧,老虎发威了——”阳光灿烂中,温馨恬静的小屋爆出阵阵杀猪般的吼叫……
  日子在吵吵闹闹中踮着脚尖溜走。我们都上中学了,只是东西两地相隔。姐姐长大了,也懂事了,或者说她本来就很懂事,我还是任性,蛮横,长不大,妈妈说,我是被宠坏了的小孩。我说,既然宠我了,就别怕把我宠坏了。我很少能见到姐姐,每次回家,姐姐总是带回一大堆好吃的,而我却总是带回一大包脏衣服,妈妈总是点着我的额头,宠溺地说:“这小家伙!姐姐也笑着骂我是坏东西。
  姐姐来信了,薄薄的一张纸,却很沉——“小妹,好久不见,学校还适应吗?住校了,要学会照顾好自己,知道吗?生活上有什么困难,就给姐说,一定不要委屈自己……”“小妹长大了要学着听话,回家帮妈妈干干活,妈和姐不能陪你一辈子,一定要乖乖的,知道吗?已经初二了,学习上千万不能懈怠,要好好学习,爸妈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,也要学会适当节俭,  不要说姐小气,你也知道姐是为你好……”
  信纸很漂亮,是我喜欢的那种冰蓝,蓝色的背影下摇曳着朵朵携风飘舞的蒲公英。“姐姐才十几岁,却像个更年期的妇女一样啰嗦……”我想着便笑了,眼泪却悄悄地涌了出来,滴在那一片冰蓝之中,仿佛绽开了一朵晶莹的丁香花……
教师点评:
  “铺面而来,前翻滚,后起身,好险!我抱头就逃”,从这几句话里就看出小作者的语言干练、表达准确,习作通过俩姐妹生活点滴来折射姐妹情深,最后以信笺的冰蓝似“一朵晶莹的丁香花”作结,言尽而意无穷。好的文章是要经得起推敲的,文中有好几处细细推来也还是不妥,略加更改,算得上一篇不错的习作。加油!
  指导老师:乔绪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