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花开

发布时间:2014-03-06   文章作者:   浏览次数:137

  南国的初春时节,空气特别清新。山洼坡岗,绿草茵茵,花开四野,似绿毯新铺。这儿,伫立着一位白发茫茫的老者。
  他手拄青藤,布衣上打了些许补丁,蹬着旧靴向前走着。青灰色的头巾在微风中颤抖,透过绿叶丛间的缝隙,人们依稀可以看见他的容颜:眉疏多纹,颧骨高突,花白的胡须,那双眼睛充满了悲苦。这位老者,不是别人,正是远贬岭南三年的北宋文宗——苏东坡。
  一切好静谧,只有那淡淡的花香在微微潮湿的空气中不停地荡漾、弥漫……苏轼晚年仕途横遭飞祸,被皇帝远贬南国三千里,而那时他已经59岁了。俗语道:“贬官怕过大庾岭。”而苏轼却被贬广东惠州,老来投荒,这无疑是让他遭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。贬就贬吧,平生又不是没被贬过,乌台诗案本来性命就是虎口脱险,也不在乎,谁叫他是豪放派词人、贬谪与流放的达者呢?可是,谁料到……
  他向前走着,脸上表情僵硬,显出世事的沧桑和人生的悲凉。山青青,水绿绿,东坡拄杖坟前去。谁料到,被贬惠州两年后,他的妻子因得瘴病去世了。前方就是朝云的墓,新土新碑,而如今却是人间天上两重相阻,他又岂能不伤?不痛?王朝云陪伴他太长时间了,也是唯一一个最了解他的红颜知己。苏轼一生任官多地,杭州、徐州、湖州、黄州、登州、定州,哪一处没有朝云的陪伴?他一想到朝云对他说过的话:“你这一肚子里装的不是锦绣文章,佳句名篇,倒是一肚子不合时宜。”他就倍感亲切,是啊,人生在世,知我者莫过朝云也。他有愧,可是现在能做的只有默默地驻足、伫立、凝视……
  梨花雨凉,林透初阳,花碎碎,雾茫茫,阵阵催天雨,缕缕触情殇。他想到了:月满东床时,佳人的容颜映照了灯火;笙歌韵起,佳人的舞步多么绝妙啊;东瓶西镜,佳人早起为我梳理寒窗;宫灯摇曳,佳人为我红袖添香……朝云的逝去,是他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和愧怍。但东坡毕竟是东坡,人们似乎一点也不清楚他这一站,表达了什么。
  他走了,依旧穿林叶,踏湿泥,伴花香,闻鸟啼。天地两行路,繁华怎沧桑?生死无常,还是看开点,向前望。他坚信,他会在另一个世界重新见到朝云的……
  那时花开,人们似乎又听到了东坡先生为王朝云所写的词作——“花褪残红青杏小,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柳上柳棉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墙里秋千墙外道,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声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教师点评:
  习作从苏轼的远贬岭南在南国初春时节的一段感受开始写起,以王朝云的墓碑作为抒情导向,从现实写到回忆,再回到现实,以虚实结合的手法将词人苏轼的真实情感溢于言表,这就是本文成功的地方了。以生动形象的语言来烘托此人的真性情,以整齐流畅的句式来表达文章内容,体现小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。如果将“那时花开”能在文前做一下语境铺垫,后文再呼应一下效果会更好!

  指导老师:张忠泽